2018年3月19日 星期一
欢迎访问!
?寻觅乡愁
发布时间: 2018-02-22 08:10:21 来源: 普洱市纪委

当我双脚踏上故乡这片温暖湿润的大地时,居住过的村庄离我越来越近了,乡愁也一点点在心头慢慢释放、浸润。

扑进故乡的怀抱,看看路边的老屋、村头的老人、孩童,往事一幕幕闪现在眼前。慢下来,捡一枚石子,采一朵小花,摸一把野草,站在树荫下乘凉,坐在小河边休憩,到处都是故事,任乡愁在心灵深处慢慢泛滥。

放羊的老人,鞭子一挥,并无太大声响;羊群亦不理不顾,在山坡慢慢啃食,吃饱后移下山来。有时上路,挡住车辆行人,老人不管,路人不恼,只待羊群慢慢走过,留下点点羊粪、丝丝膻气。牛儿,在河边、路边、田地边慢慢吃草、喝水,久久也不挪动;或干脆卧入草丛,呆萌着双眼慢慢反刍,偶尔甩甩尾巴驱赶蚊蝇。柔软的鸡窝里的漂亮的小母亲正在生蛋,长长地咯咯嗒,炫耀一番;一群白色的大鹅伸长脖子,高傲地嘎嘎嘎,方步慢行。一条行动敏捷的黑狗,一只黄猫,来回穿梭,守候在头发花白老人身边,与村人相伴日月。

村头那棵不高的老柿子树,丝毫也未见衰老,就那样默默地在山间开花、谢花、结果、落果。田里劳作的乡亲,不急不缓,似乎一个节奏,耕作着时光。村庄的一年四季总是离不开乡间小路,下地干活、干罢回家,脚步总是悠然。村民相见,乡里乡亲,边走边聊,相互打趣,和睦融洽。走在乡间小路上,用自己的母语与乡亲攀谈,语速总也快不起来。他们会翻出陈年往事讲上许久,年轻后生却当作新闻听得津津有味。农闲季节,乡亲们则会坐在墙根儿下棋、晒太阳,直到日头西斜;坐在庭院里纳凉、扯闲篇,直到月过中天;总有大把时间,去慢慢享受时光。

回到村庄,越原始的生活,越能触动我的情愫。那口老井,依然山泉喷涌。从家里挑来两只穿桶,快速放入井中,慢慢提桶出井;一根扁担,两桶清泉,挑回家中。一路吱吱的响声,如一首老歌滋润心田。那排土坯房,墙皮慢慢剥落,窗棂慢慢弯曲,虽无人居住,却触人心弦;似乎随时门会打开,主人进进出出;随时炊烟升起,飘出阵阵饭菜香。

夜幕降临,我随手打开挂着老屋横梁上的白炽灯,家成了温馨的港湾。爷爷的旱烟袋,爸爸收工归来的疲惫身影,妈妈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,奶奶在灯下缝补时墙上的留影,变成了眼前清晰的画面。看着眼前的一幕幕,我告诉自己,于这一切,这一刻,我不是过客,也不是看客,我是个归人。

吃过晚饭,一家人围坐在火塘边聊天。这时,母亲早已经整理好了房间,父亲一再催促我今日舟车劳顿,早点休息后,我极不情愿的进了房间。躺上床,阳光的味道似与城市里的截然不同,那里面,有我舍不掉的亲情和化不开的故乡情结。菜已上桌,酒瓶已开启,茶也正浓,父亲给我倒了一小杯自烤酒,笑着对我说,你已经长大参加工作,陪父亲喝点儿,推杯与换盏间放开了束缚良久的心胸。这时候,肝胆相照,心底无私,那是在牢笼般的钢筋水泥和豪奢霓虹下体验不到的,那是放纵了身心投入天地宽阔里的惬意和自适。不再有尔虞我诈,远离勾心斗角,抛开繁琐应酬,随意且尽兴。

以前读过一篇文章,说“乡愁”是一种病。那篇文章记载,1687年,瑞士有一位叫约翰纳斯·胡斐的医生,撰文记述一名患了怪病的大学生。这名大学生因为非常想家而病入膏肓。医生给他开了许多药都不见效,只好建议他回家休养。没想到,只是“回家”这个计划,就令他振奋许多;在回乡的路上,他竟然完全康复了!确实,有很多事情,只有在回忆中才会一直仍然存在着。有时我们根本无法再回到最原始的回忆里去,因为我们无法再重建当初的情景,而乡愁给你的回忆上了色,让它变得更加缥缈虚幻,令人惆怅。

乡村是人类寻找并建造的家园,村庄不但为每个人提供了生存的家园,更为重要的是为人提供了真实情感依托,唯有在乡村生活是真实的,即使贫穷得揭不开锅,但情感仍在漫延,灵魂仍在飞翔,人格是完整的。乡愁是对乡村整体生态的缅怀。从人到物,再到近水远山,云霞星空,那里有一个完整的自己;乡愁是一个个无序闪动的温暖画面。那些音容笑貌,老树池塘,凡是能在不经意间闯入心的镜头,都是心灵成长的节点;乡愁是生命成长的重要参照。那个日出山脊,月落树梢的地方恒久不变,让人感到自己在空间中的位置是那样安稳。回家时经过的老树、石头、坡头、灯光都在情感中重复为心理标记,让路在心灵中延伸。

每次回到故乡,身心都会慢下来。一棵树,一块石,一口井,一颗星……我都会慢慢清点;一碗粥,一盘菜,一粒花生,一杯酒……我都会慢慢品尝。在故乡里慢慢卸下乡愁;离乡慢慢装满乡愁;异乡,慢慢积淀乡愁。只要心系故乡,便会乡愁满满、乡愁慢慢、乡愁漫漫。

有人说,乡愁产生于距离,距离扩大了想象空间与神秘美感,但乡愁的实质却来自乡村与心灵的契合。乡愁是一种舒服的在家感觉。那里的围墙围出了一个个小家庭,却围不住邻居的往来,红白喜事就是全村的悲喜,村庄连着田地,田地连着山野,山野连着云天,那是能时刻感觉到的云水家园,也只有这样的家园才叫家园……在外工作的城里人,总会与乡愁不期而遇,让思念伴随着一丝柔美的落寞;漂泊在外的游子,总会与乡愁相伴,想家的热泪,温润了心灵的开阔。我不禁疑惑,古代人背乡离井成为游子,可能是戍守边疆,也许回家时成为了马背上的枯骨;也可能是为了生存的逃离,再也没有回家的指望,乡愁就成了他们生命中绕不开的主题。

回到故乡也许是治疗思乡病的最好办法,每逢春节,在大江南北,在国内外的许多中国人总是不顾一切要回家过节,就像候鸟要迁徙一样。但你所落脚的城市在巨变,你远方的故乡也在巨变。在故乡,老家的夜晚,我感受到蓝得发黑的天空,夜里满天繁星又大又亮,像一颗颗钻石闪耀光芒。当我睡下的时候,窗外草虫啾唧,包围着我的梦乡——虽有万千只虫类歌手合唱,那却是一昼夜中最静谧的时刻。天空是湛蓝色的,那是大树的绿荫晕染到天上的效果。令我们深感失落的是,如今在都市的灯光污染下,我们都不太有心思去看星星、看月亮了。当我翻阅老照片的时候,总能够回想起一些陈年往事。但随着现代手机功能的不断完善,再也没有那些发黄褪色的老照片了——人们都在忙着即拍即删。

说到底,乡愁是永远不会消失的,也只有乡愁是每个人心中不变的记忆。(普洱市纪委  金敏)

?中共云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云南省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滇ICP备05000002号-1
1足球比分推荐,足球场地尺寸,足球小子欧洲篇,pptv足球直播,陕西足球 河北十一选五直选三遗漏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吉林快三讲解 贵州11选5任三最大遗漏
1足球比分推荐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 安徽快三怎么玩 彩票奖金计算 亿客隆彩票